柳传志给了联想三个建议背后有何深意

betway体育微博

1月14日,两年一度的联想春晚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现身联想2020春节联欢晚会现场,并为联想提了三条建议。

而对于联想的解释和澄清,网友还是不买单。

2013年,联想以全球销量第一的成绩,成为全球最大的PC产商。

2005年,联想还完成了对IBM全球PC业务的收购,跻身成为全球第三大PC产商。拥有至少130亿美元的年销售收入和7.6%的全球个人计算机市场占有率。

简单来说就是,立足中国大本营,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在PC业务之外,找到新的业务突破点。

创业之初,柳传志和团队在不明朗计算机具体要怎么做之际,仅有的20万启动资金还被骗走了14万……

显然,PC业务是联想现在碗里头最好吃的那道菜。

那么,柳传志为什么会给出这样的三个建议?

碗里+锅里,联想要有新的突破点!

而第三点建议“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被柳传志赋予新的意义。

但,联想不能靠单条腿走路,而联想早就不满足于只在PC业务上发力。

而柳传志则认为自主研发的投入过大,并不适合当时的联想,而是应该加强品牌建设,走贸工技路线,求稳发展。

可以说,种种原因之下,这几年,联想的口碑在网友心中下降的非常厉害。

民法典是这个时代赐予我们每个人的最为厚重的礼物。就在两天前,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全面完成司法解释清理和首批司法解释,为贯彻实施民法典献上了大礼。珍惜民法典,多读一读民法典及其配套制度,相信会使我们个人更有作为、家庭更加幸福、社会更加和谐、国家治理更加有效。

其次,保证安全的第一步就是要守好中国大本营。

据联想2019年第二财季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财季,联想实现营收948亿人民币,税前利润21.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45%。净利润实现14.2亿人民币,年同比增长达到20%。

毕竟,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但很多人只看到了前半部分,联想也因此被扣上“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企业”的大锅,再一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用几组数据举例说明:

联想要想在中国市场继续有一番作为,少不了要想方设法赢回中国市场的认可。

随后有消息传出,联想产品在国内外售价有区别对待的情况,令网友对联想的态度更加冷淡。

(文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法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锐)

民法典规定,违反合同约定要承担违约责任,并且明确划定了一些底线,比如:合同生效后,当事人不得因姓名、名称的变更或者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承办人的变动而不履行合同义务;物业服务人已经按照约定和有关规定提供服务的,业主不得以未接受或者无需接受相关物业服务为由拒绝支付物业费;物业服务人不得采取停止供电、供水、供热、供燃气等方式催交物业费。民法典规定,侵犯他人权利要承担侵权责任,还规定故意侵犯知识产权、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以及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然生产销售等情形可能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责任即风险,如果对责任风险不加识别、防范、控制、分散,后果可想而知。

来自IDC、Gartner与Canalys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略微增长,联想继续稳坐全球厂商PC出货量第一,1700万左右,占比25%左右。

其中,联想的个人电脑与智能设备取得了4.1%的整体营收增长,达到747亿人民币,约占总营收的78%。

晚会现场披露的数据则显示,2019年,联想稳居全球PC龙头,出货量达到6296.8万台,较上年同期的5825.7万台增长8.1%;市场占有率为24.1%,高于上年同期的22.4%。

立足中国大本营,满满的求生欲!

首先,联想未来面临的将是非常艰苦卓绝的奋斗,在安全和发展两个选项中间,建议把安全先放在首位。

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团队稳定,让联想更好的活下来。

联想现任CEO杨元庆还曾经在联想转型大会上表示,“联想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全球公司”。

时任联想总工程师的倪光南认为,联想应该在自主研发上发力,走技工贸路线;

这个时候,有两条路摆在联想面前:一条是技工贸,一条是贸工技。

大都指向一点,联想没有将票投给当时在竞争5G标准的华为,导致华为输掉了5G标准。有的甚至上升到国家,抨击联想出卖国家利益。

尽管联想出过澄清公告,也得到了华为的公开力挺,但网友并不买单。

联想以PC产品起家,在业务结构上,PC占大头。

2018年5月,各种关于联想在5G标准上的投票消息开始发酵。

当然,除了是联想营收的重要来源,联想的PC业务在全球市场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

民法典正是通过合同、婚姻缔结解除、收养、遗嘱遗赠等制度安排,赋予民事主体安排当下及未来生产生活、妥当处理身后事务的有效手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民法典是应当“活学活用”的,不仅仅应该自觉守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学会用它来创造财富、预防矛盾、防范风险也非常重要。

柳传志创立联想之时已经是不惑之年,属于“大龄创业”。

在创业之前,他在一直在中科院工作了十几年,这也为他创办联想提供了不少经验支持。

必须指出的是,民法典坚持意思自治,尊重他人意愿和选择,鼓励他人自主参与,这种品格与刑法、行政法等迥然不同。民法典不仅在总则编规定了平等、自愿原则,在婚姻家庭编规定了婚姻自由原则,而且在总则、物权和合同编规定了几十个“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即使夫妻财产的归属和遗产的处置,也体现自治,如夫妻财产有约定的按约定,没有约定才法定;遗产处置有遗嘱的按遗嘱,没有遗嘱的才法定继承。可以说,“约定优先”“尊重当事人意愿”铸就了民法典的“精气神”,也为我们每个人开辟了独立自主、妥当安排生活的广阔空间和舞台。比如,《民法典》第七百一十二条规定,“出租人应当履行租赁物的维修义务,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这就意味着合同双方当事人对租赁物的维修义务可以约定由承租人承担。

1990年,凭借联想汉卡和PC硬件的不俗表现,联想很快在科技圈崭露头角。

无奈之下,柳传志带着员工摆过地摊,卖过电子表、收音机,甚至旱冰鞋等各种产品。

民法典尊重老百姓的意愿和选择,也确立了一些不容商量的底线和不许触碰的红线。这些底线、红线必须坚守。民法典规定租赁合同期限超过20年的超过部分无效,如果你和别人签一个25年的承包地租赁合同或50年的农房租赁合同,权益当然得不到保障。民法典禁止高利放贷,并规定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如果有人依然放高利贷,不仅难以如愿,甚至可能触犯刑律。

另外,碗里的饭一定要吃好,但也要让锅里的饭成型。

最后,倪光南出走,联想按着柳传志提出的贸工技路线,稳步前进。

如果说求稳是联想的底色,那么立足中国大本营背后,除了满满的求生欲之外,就是联想迫于舆论压力的无奈。

1996年,联想的电脑销量一跃成为全国第一。

求稳求安全,联想的底色!

而后他才开始在体制内创业、创办联想。并在中科院的支持下,一步步完成了股份制改革,才让联想成为真正的股份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