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触碰假货红线“良心带货”应回归本心

必威是合法app吗

主播触碰假货红线“良心带货”应回归本心

该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还需要平台、主播团队、相关部门共同努力规范,净化行业环境。

其次,在这些头部主播的商业模式里,坑位费是很重要的获利点。每次直播推介的产品有限,因而会有根据流量确定的坑位费。通常来说,假货厂家因为其利润空间更大,所以会缴纳更高的坑位费,一些主播团队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受利益驱使就会选择这些假货厂家。

成都市郫都区郫筒街道太平村、成都市成华区跳蹬河街道跳蹬河社区华都云景台小区(包括底层商铺)、成都市郫都区唐昌镇永安村8组为中风险区,全省其余地区全部为低风险区。

继“快手一哥”辛巴(本名辛有志)以及罗永浩相继翻车,令主播行业笼罩上了一层假货阴霾后,近日辛有志的辛选团队一名主播被曝小号再遭平台封禁。其中原因为直播中进行虚假宣传或销售假冒伪劣产品。据统计,双十一期间此人位列辛选销售额第二。

□盘和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首先,这些直播巨头通常都是团队运作。产品甄选在团队中有专人负责,一些成熟的主播售假,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团队选货以及沟通时出现了问题,或者说是团队在审查商家资格以及对产品质量把控的时候存在漏洞,很可能主播本人并不知情,最终造成直播大言不惭售假的现象发生。然而,这不能代表主播本人就可以不负责任,正是因为这些专业团队运作甄选产品,消费者才会对这些主播售卖的产品信任,因而他们有责任保障产品的质量。

12月9日0-24时,全省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当日转为确诊病例0例,当日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例。尚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30例(境外输入29例,本地1例),比前一日减少1例。

同样在近几日,网红主播高火火发布视频,就直播间推广的旅游卡与实际不符进行道歉,并承诺赔付。

哈里森解释说,是导演J·J·艾布拉姆斯说服他回归《星战9》的,“当JJ请我回归的时候,我说,‘你是开玩笑么?我死了啊!’……他说,‘差不多是死了吧,你可以的。’他当时还没有写剧本之类的,但他说,‘效果会很棒’。所以我答应了。当JJ让你干什么事儿的时候,干就完了,他说服力很强的。”

电商直播这个新兴事物本身并没有错,我们应当通过强化监管、明确责任等方式规范行业发展,主播自身也应洁身自好,健全平台选品流程,担负起消费者的一份信任,回归本心,不要让“良心带货”只剩带货。

哈里森出席《野性的呼唤》活动

在昨日《今日美国》的采访中,记者问到哈里森,他在《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中的“回归”一幕,是以“绝地英灵”(Force Ghost)的形象来面对自己的儿子本·索罗/凯洛·伦么?哈里森的回答绝情到几乎不留情面,“绝地英灵?我不知道绝地英灵是什么……别告诉别人,我说话声音小一点。我tm完全不知道(have no fxxking idea)绝地英灵是什么。我也不在乎(I don’t care)!”

如今的直播繁荣就像十年前的淘宝,五年前的微商,都必然会经历一个较为混乱,假货较多的一个发展阶段,但是这些不能代表直播带货就是一个失败的商业模式。该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还需要平台、主播团队、相关部门共同努力规范,净化行业环境,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为了规范整个行业的发展,脱离假货阴霾,就必须强化相关监管,完善行业发展规章制度,对主播的行为进行严格规范,对于涉嫌售假、造假的平台主播依法依规惩处。此外,需要明确平台、主播、企业三者之间承担的责任,尤其是主播团队,要明确其售后责任,强调其有对于产品质量保障的义务,只有这样主播才能真的是为消费者选货,从而发挥这个新兴产物的作用和优势。

不过最后哈里森还是给了点儿面子,说韩·索罗在《星战9》中的出现“是对故事的有用补充”,能和亚当·德赖弗对戏也非常值得。看来司机面子也不小。

为什么在发展成熟之后,却触碰假货这个红线?

相信每一个大主播的成长过程都是从良心带货开始的。辛巴也是从创新打造电商主播矩阵,构建辛选联合做起,强调选品质量和热爱行业,当初辛巴的产品性价比很高,甚至比一些批发价还要便宜,货真价实很难让人把他和售假挂钩,然而,最终冷冰冰的事实还是警醒了我们。

同时,目前来看,电商直播领域对于产品售出后的责任界定比较模糊,主播也更多地是因为爱护自己的羽翼而去承担一些产品质量的责任,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法规责任界定,这也给许多主播钻空子的空间,从另一面推动了他们售卖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