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残局还是终局

必威是合法app吗

1月8日,乐视网采取网络远程方式公开致歉,并就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进行回答。乐视网此前公告,因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16年度和2018年度业绩预计违规、募集资金使用违规等行为,深交所对公司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其中,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是乐视网是否会退市,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延峰回复称:如若公司股票被交易所决定暂停上市后,公司出现《创业板上市规则》13.4.1规定相关情形,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在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上,同样是烧钱生意。连当下几大行业头部企业都快禁不住持续投入且亏损的压力,乐视网能有多少资源、资金投入其中?

“每天主要工作就是为公司运送饲料,我们两口子每月有5000元收入。除此之外,我把13只羊放在公司托管,到今年年底,估计要生15到20只羊羔。”麦提亚森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有公司的专业管理做保障,9只母羊产仔收入预计达1700元。

“乐视网是否会退市”这个话题其实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应当说,乐视网目前的残局基本很难让人看到重生希望。资金链基本断裂,如刘延峰所说,公司募集资金专项账户被冻结,目前没有增资、实施债务重组计划。这意味着,乐视网目前处于一无家中“余粮”、二无市场“外援”的“绝境”。一家基本已经没有资金面支持的企业,欠债累累,如何偿还巨额债务?又如何开展新的业务自救?

“这批黑鸡长势不错啊,可以拿去市场卖了,顺道再买些鸡苗回来。”清早,新疆和田地区和田县喀什塔什乡农民伊明尼亚孜·伊斯拉木走进鸡舍,仔细完成着清扫、投食等流程。“养鸡并不难,我去年养了100只黑鸡,收入4000元(人民币,下同),也不耽误其他农活,现在生活挺好的,已经脱贫了。”

喀什塔什乡库马特畜牧养殖合作社成立于2018年,目前黑鸡养殖规模已达6000只,每年收益10万余元。疫情期间,合作社在做好消毒、动物防疫等工作的同时,积极联系客商招收订单。合作社负责人图尔荪麦麦提·阿卜杜拉说:“近期一直与乌鲁木齐一个企业协商,准备这星期出售给对方500只黑鸡。”

策勒县昆仑绿缘羊管家牧业公司综合管理部经理朱现国称,公司的优势在于标准化、统一化、规范化的管理,因此,托管羊群对贫困民众而言是放心且有效的。公司还为贫困民众提供就业岗位,今年,该公司预计带动1000余人脱贫。此外,公司还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免费提供饲料、技术跟踪、定期培训等,助力脱贫攻坚。

目前,喀什塔什乡黑鸡养殖规模达到2万只,培育养殖合作社6个,100余户民众从事黑鸡养殖。喀什塔什乡副乡长阿卜杜赛买提·米吉提称,该乡今年投资200万元,新建两座鸡舍,总面积达1200平方米。计划将黑鸡养殖规模发展至4万只,并延伸深加工,促进农民增收。

2020年是中国脱贫攻坚收官之年,据悉,在和田地区的5个“未摘帽”贫困县中,发展养殖业已成为精准脱贫的“主力军”。当地确定的十万头驴、百万只多胎肉羊、千万只兔鸽鸡鸭鹅和食用菌等产业,已经遍布各贫困县并形成规模。(完)

以往股市经常谈到一个词叫做“壳资源”。如今乐视网的壳资源几无价值。现有资产可忽略不计,资金流陷入停滞,核心人才流失殆尽,重组等外部援助路径也被堵死。退一步讲,假设乐视网暂时渡过目前的被处罚难关,账户解冻,重新面对股市,那么,连财大气粗的孙宏斌都栽在了乐视网上,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投资者对乐视网抱以信心,愿意拿出真金白银来挽救这家摇摇欲坠的上市公司?愿意参与到其债务重组等计划,成为下一个买单者?

更糟糕的是,乐视网的市场信任度恐怕已趋于零。乐视网之前一系列违规操作,原因当然较为复杂,但结果已经造成,那就是让众多投资人面临血本无归的后果,也被监管方投以惩戒票。连当年的“白马骑士”孙宏斌也多次催债无果。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其价值核心在于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通过合规经营扩大企业发展规模,实现增收且盈利,通过股价上涨及分红等多种方式,让投资者共享上市公司红利。

喀什塔什乡位于新疆南部的和田地区,该地区属于南疆四地州(喀什地区、和田地区、阿克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之一。喀什塔什乡平均海拔约3100米,属典型的高寒山区。该乡有居民7000余人,因居住分散且自然条件差,民众增收困难。对此,当地政府结合自然优势和民众意愿,引进了适合在高海拔地区生长的黑鸡,并通过“养殖专业合作社+贫困户家庭养殖”模式,发展养殖产业助力脱贫。

内忧外患之下,乐视网的残局是否会变成终局?我对此持悲观态度。毕竟,当年贾跃亭PPT画出千亿市值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客观而言,乐视网的市场机会已经很难出现。首先,智能电视等硬件销售、版权分销及电视剧发行等主营业务面临趋于白热化的外部竞争。在智能电视领域,旧对手大肆蚕食乐视智能电视业务下滑留下的市场空间,新巨头不断加入,智能电视的竞争态势已经不亚于智能手机。如此状况下,一无人才、二缺资金的乐视网如何实现智能电视研发制造迭代,推出新的技术和产品对抗?

此外,随着股市注册制全面改革加速,未来上市公司壳资源价值将持续下降,也将从投资者“竞购”稀缺上市公司转向上司公司“竞争”投资者,供需关系发生重大变化。而监管层还将不断完善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对那些频繁违规、持续重大亏损的股票加大退市,促进股市优胜劣汰。

对照这些标准,乐视网基本都已不再具备。乐视网的违规操作,说明当初的管理层没有遵守基本的市场诚信及相关规定,无视投资者的知情权,任意滥用内部人寻租权力,将资金用于他处。乐视网如今主营业务基本已经陷入停顿,增收且盈利成为空谈,背负巨额债务看不到脱困希望,对于所有曾经和依然持有乐视网股票的投资者来说,这都是最大的伤害。

在和田地区策勒县策勒乡托格拉克艾格勒村,村民麦提亚森和妻子阿依古扎获得了“私人订制”般脱贫方式。“我们家五口人,原来的经济来源就是一些耕地和13只羊。”麦提亚森告诉记者,2019年,夫妻俩获得在策勒县昆仑绿缘羊管家牧业公司就业机会,家中的羊也由该公司进行托管。